设为首页 繁体中文 用户登录
您现在的位置: 原平市老年体协网 > 健身杂谈 > 学习资料 > 正文
七情制约
作者:佚名    教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1466    更新时间:2015-6-8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 
   七情是指喜、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恐、惊七种人类情志变化,可归纳为喜、怒、忧、思、恐五志而配五脏。七情学说是中医病因病机中的一个重要理论部分,同时它又是现代中医心理学中的基本组成部分。早在《内经•阴阳应象大论》中就有:“天有四时五行,以生长收藏,以生寒暑燥湿风.人有五脏化五气,以生喜怒忧思恐。故喜怒伤气,寒暑伤形”,这是五气致病的最早记载,以后在宋代陈无择《三因极•病证方论》中将五气中增加悲、惊即为七情。七情是人体脏腑功能活动的外在表现,与五脏有着密切的关系,它在维持人体正常生理功能,防止疾病发生发展有着重大意义。

    七情在地球生物圈中为人类所独有。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机体,为宇宙万物之精灵。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,不断认识自我,完善自我。人类在同疾病斗争中,就意识到人体本身就是一个天然大药库,在《本草纲目》中人部第五十二卷记载人体物质入药就有近三十余种。七情在中医基础理论中主要阐释为七种致病因素(指七情太过),其实它具有治病功能。这里重点介绍人体内另一个自药系统——七情。正常的七情活动并不影响人体健康,而能调节人体自身平衡,若太过或不及都会导致情志改变而引发各种心身疾病,损其有余,补其不足,起到防病治病功能,以至现在有人提出:“最好的医生是自己”。七情如药,用之过则害于人,用之适当则益于人。关于七情以后将分别阐述。





    喜为七情之首,心气所发,心为五脏之首。七情致病各有所主而都与心有密切联系。心为君主之官,是精神活动的主宰,除了过喜伤心外,而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恐、惊都能伤及心,心气受损,其他各脏也将会造成影响,中医有:“主不明则十二官危”之说。

    中医认为心主神志,与人们的精神、意识、思维活动有密切关系,喜为心之志。喜在正常情况下能缓和一下紧张情绪,使心情舒畅气血和缓,故有“喜则气缓”之说。但是,喜乐过极则损伤心神,就可导致心的病变,出现乏力、出汗、胸闷、心悸、失眠、注意力不集中,重则神志错乱,语无伦次,哭笑无常,举止异常等。现代许多如高血压、冠心病、肥胖病、脑卒中、某些精神病等都与喜过度有关,尤以中老年人为多见。五行相生相克中,心属火,水克火,喜伤心(中医心它又包括大脑功能)、恐胜喜,也就是说适当恐惧可以制约过喜所致病变。

    现代医学认为,大喜过度是一种强刺激。大脑受到这种刺激后,交感神经兴奋,释放大量肾上腺素,心率加快,血压升高,呼吸加促,体温上升,如果超过了人的适应能力,就会造成体内紊乱。

    案例一,清代医学家喻嘉言在《寓意草》中记载:“昔有新贵人,马上扬扬得意,未及回寓,一笑而逝。”

    案例二,近之所闻,喜剧演员马季、候耀文、高秀敏等都死于急性心肌硬塞。

    案例三,大家熟知《儒林外史》中有这样一个故事:范进中举,讲述范进从年青考到老,不知考了多少次,一直不中。生活贫困潦倒,被人瞧不起,尤其是他的岳父对他非常之狠,非打即骂,范进十分惧怕他。范进晚年中了举人,但“大喜伤心”,精神失常,一场欢喜反成悲。后有人告之以恐胜喜法,提出要他平日所怕之人施以恐吓,才能解除。他的岳父狠狠地骂道:“该死的畜牲,你中了什么?那报录的话是哄骗你的。”一个耳光打去,才把范进打醒,疯病也就好了。

     案例四,清代名医徐灵治一新中状元因喜伤心的病,也是采取以恐胜喜法。徐对他说:“病不可为也,七日必死。”那状元受了惊吓,冷静下来,过喜之情得到中和和缓解,只七天病就好了。

    以上案例中之马季、候耀文、高秀敏这些名人生活优越,没有什么忧虑恐惧之事,如果找个心理医生为其治疗,或许让他们改行当医生、探险家、殡殓工作人员什么的,恐怕不会当年早逝。




    怒为肝之志,与喜相反,中医认为:肝主疏泄,调节人体精神情志;喜条达而恶抑郁。肝为刚脏,易于发怒,发怒是人们欲望和需求受到遏抑,郁怒之火向外发泄的一种表现。在某种的情况下,小怒可有某种快感,有利于肝胆之气舒畅条达,则人体就能较好地协调自身的精神情志活动,气血和平。人遇怒,而不怒而致疏泄不及,容易出现:孤僻寡欢,悒郁不乐,多愁善虑,嗳气太息,严重者精神错乱。暴怒太过,则“怒则气上”而见头晕头痛,面赤耳呜,薄厥(是指由于精神刺激,可使阳气急亢,血随气逆,致使血液郁积于头部,发生卒然昏厥的病症)吐血等症。所以该发怒时就发怒,只是不要太过罢了。

    现代医学认为,当人情绪低落时,人体的免疫力就下降,人易患病;暴怒、抑郁会使肾上腺素分泌异常而损害肝脏,从而诱发肝脏疾病或使原有的肝脏疾病加重。情绪抑郁使血液瘀滞,影响肝细胞的再生及肝脏的代谢能力,不利于肝病的恢复。这也验证了中医“怒伤肝”之说。 

  五行相生相克中,肝属木,木克土,怒伤肝、悲胜怒,也就是说适当悲痛可以制约过怒所致病变。

    案例一,《三国演议》中三气周瑜的故事家喻户晓,一气周瑜:赤壁大战后,第二年,周瑜去夺取荆州,被诸葛亮抢先夺去。 二气周瑜:周瑜本想借把孙权的妹妹嫁给刘备,把刘备扣下,逼诸葛亮交出荆州,不料诸葛亮用计使周瑜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。 三气周瑜:周瑜向刘备讨还荆州不利,又率兵攻打失败,周俞一怒且叹道:“既生亮,何生俞”后吐血而亡。这个故事记述了,诸葛亮深知周瑜气量小,略施小计三气激怒,而致暴怒伤肝,肝气上逆喷血而去。假若此时周瑜家出现悲伤之事,也许周瑜不会英年早去。

    案例二,汉武帝时,传说汉武帝的乳母在宫外犯了法,武帝盛怒之下想处置她,乳母向东方朔求助。东方朔说: “这不是唇舌之争,如果你想获得解救,就在将要抓你走的时候,只是不断地回头注视武帝,千万不可说什么。这样做或许还可以有一线希望。”乳母到了武帝面前,东方朔也在旁边侍坐,于是东方朔就对乳母说:“你太痴了,皇帝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,哪里还会靠你的乳汁养活呢?”武帝听了,面露凄然之色,当即赦免了乳母的罪过。这是个以悲制怒的故事,不然汉武帝的乳母必死无疑。故张子和《儒门事亲》有:“悲可以治怒,以怆恻苦楚之言感之。”

  案例三,《景岳全书•三十六卷杂证谟》新按共三条中记载:燕姬因怒而病气厥若死,延张景岳为其诊治,而后便声言其危,假称要用灸法才能治好。燕姬知道灸法不仅会引起疼痛,而且会损毁面容或身体其他部位的皮肤。于是,继而转悲,悲则气消,将胸中的郁怒之气排解。这样就克制了愤怒的情绪,消除了愤怒引起的疾病。张景岳并告诫医生:“凡遇此类,不可不加之详审。”

  从以上案例中可见过度的怒则会导致人体气机紊乱,首先伤肝,而后五脏六腑,上下内外失于协调统一,血行不畅,脉络瘀阻,百病丛生。治疗此类病证,调动体内自身调节功能(自药系统),采用以悲制怒,起到不药而愈之功效。




    忧为肺之志,忧伤肺,忧则气郁。中医认为:肺主气,忧愁过度会影起肺气郁滞不畅。临床上出现:少气,音低,息微,咳嗽,胸满,气粗等症状。然而,它又会往往会伤及于脾,造成食欲不振。过度悲哀,耗伤肺气。情绪低落使人意志消沉,心神沮丧,又可出现面色惨淡,吁叹饮泣,精神萎靡不振之症。五行相生相克中,肺属金,火克金,忧伤肺、喜胜忧。忧则气结,喜则百脉舒和,也就是说适当喜庆可以制约过忧所致病变。

    案例一,我们大家熟知“杯弓蛇影”的典故,传说:一天,乐广宴请宾客,大厅中觥筹交错,异常热闹.大家猜拳行令,饮酒作乐。一位客人正举杯痛饮,无意中瞥见杯中似有一游动的小蛇,但碍于众多客人的情面,他硬着头皮把酒喝下。此后,他忧心忡忡,老是觉得有蛇在腹中蠢蠢欲动,整天疑虑重重,恶心欲吐,最后竟卧床不起,后经人指点,疑窦顿开,压在心头的石头被移除,病随之而愈。此病虽不是以喜胜忧来消除疾病,但也说明了忧郁过度而诱发疾病。

    案例二,张子和《儒门事亲•因忧结块》医案:息城司侯闻父死于贼,乃大悲哭之。罢,便觉心痛,日增不已,月余成块,状若覆杯,大痛不住。药皆无功,议用燔针炷艾,病人恶之,乃求于戴人。戴人至,适巫者在其傍,乃学巫者,杂以狂言以谑,病者至是大笑不忍,回面向壁。一二日,心下结夫皆散。戴人日:“《内经》言忧则气结,喜则百脉舒和”,又云“‘喜胜悲’,《内经》自有此法治之”。张子和以逗病人喜乐来治疗因悲伤所生疾病,收效良好。张子和认为假若用针灸治疗,岂不是在病人痛苦的心情上又加痛苦,故此法不可取。可见,我国古代情志相胜治法在对有明显器质性病变时也有一定的疗效。

    案例三,余到某市医院进修时,曾亲眼所见放射科出现的一次医疗差错:一天,有二位病人同时来到放射科作胸部摄片检查,医生先后为其二位病人作完检查,各自发报告一份,让其拿走,翌日,医生上班清理片子时发现昨天二份报告错误,把有肺结核的病人诊断为“两肺清晰”,把两肺清晰的病人诊断为“肺结核”,诊断结果搞反了,医生知道出错不敢声张,怕有污名声。三个月后这两位病人前后又来复查,这位医生惊奇地发现原来有肺结核的病人却没有了,反而两肺清晰的病人却染上了肺结核。这样看来那位有肺结核的病人拿到“两肺清晰”的报告告非常高兴病也自然好了;那位没有肺结核的病人拿到“肺结核”诊断则非常苦恼、郁郁不乐而伤肺。这充分验证了喜胜忧、忧伤肺之论断。

    如今社会竞争急烈,人们常因仕途上的失意、工作上的不顺心、经济上的困扰、家庭中的矛盾、病残的痛苦、突发事件的打击等,都会导致忧郁不乐,心境凄凉,由此产生许多心理性疾病。现代心理学认为,过度悲忧哀愁能加速人体哀老,易使意志薄弱的人,尤其是老年人发生精神障碍而轻生。中医治疗此类病证时采用以情治情、预防悲剧的发生往往取得很好的效果。





    思为脾之志,思伤脾,思则气结。中医认为:“思发于脾而成于心”。正常的思考问题,并不影响人体正常生理活动,然而思虑过度不但耗伤心神,也会影响脾的运化功能失调。思虑过度则可导致气结于中,脾气郁结,中焦气滞,水谷不化,而见胃纳呆滞、脘腹痞塞、腹胀便溏,甚至肌肉消瘦等。伤于心则使心血虚弱,神失所养,而见心悸、怔忡、失眠、健忘、多梦等症。

    五行相生相克中,脾属土,木克土,思伤脾、怒胜思。思则气结,怒则气上,气行则结散,也就是说适当发怒可以制约思虑过度所致病变。

    案例一,《史记》记载华佗治太守之病:太守大病不治,家人延请华佗,华佗诊断后索要重金才肯治疗。太守家人无奈付出重金,谁知华佗一拖再拖,最后竟不辞而别,留下书信一封大骂太守。太守大怒,立刻派人追捕华佗。太守的儿子知道华佗用意,暗暗叮嘱家人不要去抓华佗。太守听说抓不到华佗,更加怒气冲天,一气之下,呕出几口黑血。不想这一呕,病反而好了。这个故事在中医界影响很深,是一个以怒治思伤脾的典型医案。

    案例二,清代笔记体小说《谐铎》卷二妙•画代良医中,有这样一则故事:鳄溪潘琬,字壁人,美仪容,有玉树临风之目。妻尹氏,艳而妒。潘谨守绳墨,跬步不离闺阁。潘有别墅,在濂溪坊里,庭前海棠数株,每当……花放,折归助妆,长短疏密适合。尹尝执花昵潘而笑日:此解语花也,劳卿手折益斌媚矣。由是封海棠曰花卿,而戏乎潘日掌花御史。后潘以病瘠死,尹哭之哀。一日过别墅,适海棠盛开,尹凭栏凝睇,触绪萦怀,忽忽若迷,归而病殆。尹有族弟名慧生,善绘事,闻之曰:此心疾也,吾当以心药治之。遂写海棠数十本,貌潘生科头其下,旁愁绘妖姬五六人,有拈花者,有嗅花者,有执花在手,乞潘生代为插鬓者,有狎坐膝头,戏以花瓣掷生面者。画毕,竟诣沐头,询姊近状。尹流涕不言,慧生日:昔姊丈在时,曾唤弟画行乐图一卷,恐姊见愤,久留弟处,今已埋骨泉下,谅姊见原,特归赵璧。因出图授尹,尹谛视久之,面忽发赧,愤然作色曰:薄幸有是事耶?若是则死犹晚尔,吾何惜焉?慧生佯劝而退。由是心疾渐解,不旬日,霍然竟愈,取其图投之于火,并督家人各持斧锯,前往别墅,尽伐去海棠之树。

    这是一个夫妻恩爱而丈夫突然患病身亡,妻悲痛欲绝,思念丈夫,整日茶饭不思,身体日渐消瘦,虽经多方诊治,终不见效,其弟以一幅《行乐图》激怒姐姐,此后觉得心情舒畅,饮食渐增,睡眠改善,很快身体康复的以怒胜思的故事。这真是妙画代良医,令人赞叹!

    案例三,张子和《儒门事亲》中治一富家女, 因思虑过度, 失眠二年, 无药可疗。张诊其两手脉俱缓, 为思虑伤脾, 于是和丈夫商量。张故意当着妇人面索其财物, 又饮酒吃喝数天, 然后不开方而离去。此妇人见状大怒, 气的出汗, 到晚上困倦呼呼入眠,失眠症从此不药而愈。此例说明了思之甚可以使人的行为和活动调节发生障碍,致正气不行而气结,或阴阳不调,阳亢不与阴交而不寐,当怒而激之之时,逆上之气冲开了结聚之气,兴奋之阳因汗而泄,致阴阳平调而愈。 

    案例四,《续名医类案?郁症》中有一则很典型的案例:“一女与母相爱,既嫁母丧,女因思母成疾,精神短少,倦怠嗜卧,胸膈烦闷,日常恹恹,药不应。予视之曰:此病自思,非药可愈。彼俗酷信女巫,巫托降神言祸福,谓之卜童。因令其夫假托贿嘱之。托母言女与我前世有冤,汝故托生于我,一以害我,是以汝之生命克我,我死皆汝之故,今在阴司,欲报汝仇。汝病恹恹,实我所为,生则为母子,死则为寇仇。夫乃语其妇曰:汝病若此,我他往,可请巫妇卜之何如? 妇诺之。遂请卜,一如夫所言。女闻大怒诟曰:我因母病,母反害我,我何思之。遂不思,病果愈。此以怒胜思也。”在本例医案中,设法激怒病人以冲破郁思,使病人重新改变心理状态而达到治愈的目的。

    以怒胜思的例子在中医医案中是最为常见的,而尤以女性患者为多,这里就不一一列举。从这些医案中看到了医家却从不计较个人的得失,甚至冒着杀头的危险,可见医生一心为病人着想的一颗仁者之心。





  悲为肺之志,中医把悲和忧在五脏相配中同属肺。悲为忧之极。悲是伤感而哀痛的一种情志表现。悲哀太过,往往通过耗伤肺气而涉及心、肝、脾等多个脏器病变。如耗伤肺气,致气弱消减,意志消沉,万事灰心,可见气短胸闷,精神萎靡不振,乏力懒惰等症。累及肝脏,肝伤则精神错乱,甚至筋脉挛急,胁肋不舒等。悲哀过度,还可以使心气内伤,又见心悸,精神恍惚之症。伤及于脾则胃气滞塞,消化失职,则现腹部胀满,四肢肌肉萎缩等症。五行相生相克中,肺属金,火克金,悲伤肺、喜胜悲,悲则气消。喜则百脉舒和舒畅,也就是说适当喜庆可以制约悲伤过度所致病变。案例一,人民日报曾报导,俄罗斯别斯兰人质事件受害儿童来华接受治疗。这是一群曾在恐怖事件中幸存的孩子,有的失去亲朋,有的父母双亡。噩梦虽已远去,但他们身上的弹痕清晰可辨,心灵的创伤至今难愈。由于悲伤过度,而导致人体气血功能,影响到肺、心、肝、脾多个脏器功能失调而发病。经在海南省三亚市接受康复治疗,采用“快乐疗法”,让孩子们打拳、书法、参观、游玩等,一个月后,孩子们心灵创伤得到修复。

    案例二,余曾在市中医院门诊上班时遇到一位女性患者,因三月前丈夫突然死去,非常悲痛,自觉意志消沉,万事灰心,继之出现气短胸闷,两胁胀痛,月经失调,先后不定期等症,经检查未见明显器质性病变,余认为由于患者悲伤过度所致肺气损伤,肝主疏泄失职,血失所养故见上述症状。余未予处方,只嘱其有空时多看看喜剧电影、听听轻松音乐、打打牌、跳跳舞。一月后患者告知诸症消失,月经正常了。

    案例三,金元名医朱丹溪曾遇到一青年秀才,婚后不久突然亡妻,故终日哭泣悲伤,终成疾病。求尽名医,用尽名药,久治无效。 朱丹溪为其诊脉后说:“你有喜脉,看样子恐怕已有数月了。” 秀才捧腹大笑,并说:“什么名医,男女都不分,庸医也!” 此后,每想起此事,就会自然发笑,亦常将此事作为奇谈笑料告诉别人,与众人同乐。月余,秀才食欲增加,心情开朗,病态消除。这时,才告诉他这是以喜乐制胜悲忧的治法。   

    案例四,清代有一位巡按大人,终日愁眉苦脸。几经治疗,终不见效,病情日渐加重。经人举荐,名医前往诊治。名医望闻问切后,对巡按大人说:“你得的是月经不调症,调养调养就好了。”巡按大人听了捧腹大笑,说道:“这是什么名医,我堂堂男子焉能‘月经不调’,真是荒唐到了极点。”自此后,每回忆及此事,就大笑一番,乐而不止,久而久之,病也好了。一年之后,名医又与巡按大人相遇,这才对他说:“君昔日所患之病是‘郁则气结’,并无良 药,但如果心情愉快,笑口常开,气则疏结通达,便能不治而愈。”巡按大人恍然大悟,连连道谢。 

    人世间难免有令人悲痛的事,亲人的离去、朋友突然死亡、骨肉的分离、婚姻的不幸等都会使人产生悲痛的情绪,导致疾病的发生。然而这些疾病又无药可治,故医生们采用上述几个案例中的治疗方法,取得满意地疗效。





    恐为肾之志,中医把恐和五脏相配中属肾。俗语有“吓得屁屁|滚尿流。”是对恐的真实写照。恐是一种胆怯,惧怕的心理作用。长期恐惧或突然意外惊恐,都能导致肾脏的气机功能受到损伤,即所谓恐伤肾。人体过于受到恐怖,所致肾气不固,气陷于下,出现大小便失禁,精泄骨萎等症状。恐惧伤肾,精气不能上奉,则心肺失其濡养,水火升降不交,可见胸满腹胀,心神不安,夜不能寐之症。

    五行相生相克中,肾属水,土克水,恐伤肾、思胜恐,恐则气下。思是一个认知过程,能约束各种感情的思维活动,当人受到恐时只静下来思考就会消除恐惧的心理,故即时的思考可以制约恐惧过度所致病变。

    案例一,《古今医案•七情》中有:“一人患心疾,见物如狮子,伊川先生教以手直前捕之,见其无物,久久自愈,岂非真能破伪,伪难饰真耶?”

    案例二,《续名医类案•惊悸》中一则医案:“卢不远治沈君鱼,终日畏死,龟卜筮数无不叩,名医之门无不造。一日就诊,卢为之立方用药,导谕千万言,略觉释然。次日凌晨,又就诊,以卜当十日死,卢留宿斋中,大壮其胆,指菁山叩问谷禅师授参究法,参百日,念头始定而全安矣。戊午过东瀛吴对亭大参山房,言及先时恐惧状,盖君鱼善虑,虑出于肝,非思之比。思则志气凝定,而虑则运动展转,久之伤肝,肝血不足,则善恐矣。情志何物? 非世间草木所能变易其性,惟参禅一着,内忘思虑,外息境缘,研究性命之源,不为生死所感,是君鱼对症之大药也。”

    此外,有许多癌症患者,有的对癌症的恐惧则会加快死亡;有的对癌症不屑一顾正确面对则能延长生命。这些例子在临床中很多,这里就不多说了。

    由此可见,消除恐惧的最好方法应当是做到临恐不乱,迅速冷静下来,正确面对。对患者的治疗采用正确的道理来开导、引导患者进行思考,正确地认识事物的本质,从而克服患者过度恐惧的病态情绪。只有通过说理开导,诱导病人悉心研究性命之原,把生死置之度外,不为死亡所吓倒,恐惧心理自然消除了,情绪高昂,病也就自然而愈了。





    惊为心之志,中医把惊和五脏相配中属心。成语有“惊惶失措”、“惊喜交集”,“惊惶失措”是指惊慌而举止失常,不知所措;“惊喜交集”是指震惊和喜悦常常交织在一起,这也说明了喜和惊在志又同属于心。中医认为:惊伤神而致人体气机功能紊乱,内动心神。人若饱受惊吓则会出现立目瞪口呆,彷徨失措,精神错乱,心悸失眠,心烦气短等症。心虚之人也易受惊吓。

    五行相生相克中,心属火,水克火,惊伤心、恐胜惊,惊则气乱。气乱是指突然受惊吓所致心气紊乱。当人受到惊骇时只要迅速冷静下来就会减轻惊骇所带来精神创伤。

    案例一,明代《名医类案》中记载:一周姓医生在治疗一产妇舌不能缩回时,制造惊恐声音使之大吃一惊,舌遂应声收回口中,病乃愈。此医案说明“惊”乃是无形之药,能治产妇舌不能缩之症,此病在临床少见。

    案例二,《儒门事亲》中记载:卫德新之妻,旅中宿楼上,夜值盗劫人烧舍,惊堕床下,自后每闻有响,则惊倒不知人,家人辇,蹑足而行,莫敢冒触有声,岁余不痊。诸医作心病治之,人参、珍珠及定志丸,皆无效。戴人见而断之曰:惊者为阳,从外入也,恐者为阴,从内出。惊者,悉不自知故也,恐者,自知也。足少阳胆经属肝木,胆者敢也,惊怕则胆伤矣。乃命二侍女执其两手按高椅之上,当面前,下置一小几。戴人曰:娘子当视此。一木猛击之,其妇大惊。戴人曰:“我以木击几,何以惊乎?”伺少定击之,惊也缓。又斯须,连击三、五次。又以杖击门,又暗遗人击背后之窗,徐徐惊定而笑曰:“是何治法?”《内经》曰:“惊者平之,平者常也,常见之必无惊”。此案例中病妇人患有“恐惧症”,病妇因住宿旅馆中经历盗贼的行窃而使病妇产生恐惧感,致使病妇惧怕任何声响,张从正采用以惊制惊,从而改变病人对其恐惧情境的认识,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    中国古代医生早就开始运用情志治疗疾病,并取理想的效果,被历代医家所接受。情志相胜为现代中医心理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

结语


    在人们实际生活中七情致病、七情治病例子很多,这里不胜枚举。

    人体自药系统是指人体本身就存在自我保护系统,在中医则称为调节人体整体内部平衡;在现代医学则称为人体免疫调节系统。人类起病原因非常复杂,但其中有相当一部是因情志所伤,俗话说:“心病还得心药治”,所七情治疗是医生在临床中施加的重要手段之一,是人体内一种无形药物,它的疗效也往往超出大家所熟知的有形药物,以至于国外有的医学专家预言心理治疗将会取代药物治疗。

    七情平衡则人体脏腑功能协调,是预防疾病的重要保证,七情太过和不及都会导致疾病发生,而七情相胜又能治愈疾病。七情如能正确发挥那就是七帖良药,反之是七帖毒药。然而,当某种情绪过甚而致发病时,可以用另一种“相胜”的情志来“转移”、“制约”或“平衡”它,从而使过度的情绪得到调和。由此可见,保持平和的心态,也是我们养生防病的一个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环节。

    “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”,只要有良好心态,正常的七情活动,是不会使人发生疾病的。要知道,其实真正损伤人的七情,一定是剧烈的或者是持久的。只有正确对待,学会快乐,专注的生活,不要不良情绪伤害自己,才能百病不生,健康长寿。《内经》中有句话说得好“精神内守,病安从来”。在这里我要以爱国台胞陈之迈先生一句来结尾:“人的一生,年龄只是一个符号,决定人生老病死的是心态——心态决定一切。”

 

 

教录入:张建民    责任编辑:张建民 
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• 上一个教:
  • 下一个教:
  •    网友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    数据载入中,请稍后……

     
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网站公告 | 网站管理 |

    版权所有:原平市老年体育协会 地址:山西省原平市青年西街老干部活动中心四楼 联系电话:0350-8231245 邮箱:ypltx0350@163.com